你好,欢迎来到创刊一品精彩专题

毛泽东改动一个字,可见杨开慧就像盛开的鲜花,永远绽放在他的心灵深处

头像
编辑:顾保孜
2019-07-23 23:47:01  来源于:大风号

面对敌人的审讯、毒打,杨开慧知道自己是毛泽东的妻子肯定是凶多吉少,做好了死的准备。她无论如何不能在生命的最后时间里背叛感情,背叛中国共产党的事业。

三个孩子吓成一团,抱着母亲的腿嚎啕大哭。杨开慧的母亲赶紧将三个孩子拉在怀里紧紧护住,四周的群众发现杨家出事了,也都围了过来,大家们都很同情杨开慧,觉得霞姑是他们从小看大的,不多言不多语,循规蹈矩的生活,她能犯什么罪呢?邻居们只知道霞姑和一个在外教书的男人结婚了,哪能想到就在他们眼前的墙上张贴的布告上面被称为“赤色分子首领毛泽东”就是霞姑的丈夫?

八岁的毛岸英死死抱着母亲,最后也被敌人一起带走了。杨开慧、孙嫂和毛岸英被关在长沙警卫司令部里。

抓到了杨开慧,何健欣喜若狂,连忙召集师以上的军官开会弹冠相庆,在他们认为抓住毛泽东的老婆就等于抓住了毛泽东的一半,这胜过了抓住百名地下党员,这样能狠狠地打击共匪的嚣张气焰,让毛泽东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

前面已经说过,杨开慧在毛泽东离开的这几年里,苦于孤独无助,除了期盼毛泽东带着革命成功的消息回来,她的生活几乎都在悲伤甚至绝望中度过的,特别是前不多久她看到报纸上毛泽东病逝的消息,为此,她精神恍惚了一段,后又看到国民党悬赏毛泽东的布告。她不知道毛泽东是死还是活。特别是红军攻打长沙不能立足,接着又多次攻打长沙也不能拿下,这让杨开慧觉得很难再与丈夫团聚。

1930年10月24日,这一天是毛岸英八岁的生日,一大早杨开慧就为儿子煮了一碗长寿面,面刚煮好毛岸英还没来得及吃,他家的门就被一群武装分子踢开了,进来的人全副武装,他们是“铲共义勇队”的队员,一进来就用麻绳将杨开慧和家中保姆孙嫂五花大绑起来。

“大不了一死嘛”她这个为毛泽东而死的念头不是现在才有的,和毛泽东恋爱时就已经有了这个准备。

她十七岁曾经在一篇日记里写到:……假如一天他死去了,我的母亲也不在了,我一定要跟着他去死!假如他被人捉去杀了,我一定要同他共这个命运,我觉得我,除了为母亲而生之外,就是为他而生的!

杨开慧在狱中受尽折磨,反反复复她就是一句话“要杀就杀,死不足惜,我就希望润之的革命早日成功。”

这时,远在福建的毛泽东正在“十万大军凭掌握,登坛旗鼓看毛郎”,他率领工农共军高歌猛进,准备发动龙岗战役。

军阀何健将毛泽东的妻儿关进监狱,引起当地一些知名人士的注意,他们联名写信给何健,要求释放杨开慧和孩子,而且认为何健的做法很卑鄙。与毛泽东斗,斗不过就拿妇孺开刀,这是小人之举。

何健见从杨开慧哪里也得不到什么,恐怕夜长梦多,别成了一个烫手山芋给自己惹一身麻烦,他决定对杨开慧下手。

1930年11月14日下午一点,长沙的天气非常阴冷。杨开慧在狱中换上了她的青布裤、青布鞋、还有她的青布长旗袍,这时毛岸英满脸是泪,抱着妈妈腿不放。杨开慧知道她这一走再也见不到她的儿子了,她也紧紧抱住毛岸英。难友们见如此诀别的场面都忍不住扭过了头。在她们家已经干了很久的孙嫂失声痛哭,对杨开慧说:“孩子离不开你呀,你不能就这样走了。”

此时,杨开慧的心都要碎了,但她不想由此改变初衷,死心已定。她对孙嫂说,“三个孩子托给你了,他们是润之的亲骨肉。”也有人劝杨开慧:“你上有老母,下有幼儿,自己又年纪轻轻的,何必奔死而去呢?只要说几句话你就能活下来。”杨开慧摇摇头:“死不可怕,苟且活着才可怕,孩子会长大的,他们会理解我的。”

杨开慧被五花大绑押上刑场,她知道她为什么而死,就是因为她不肯发表声明,不肯与毛泽东脱离夫妻关系,不肯放弃自己是共产党员,唯有死,她才能保全这些重于生命的荣誉与尊严。

就这样,年仅29岁的杨开慧在长沙城浏阳门外的识字岭被国民党枪决。

恰巧,识字岭正是毛泽东与杨开慧谈恋爱来过的地方,他们在这里畅谈革命理想,憧憬着他们的未来,如今山水依在,人物已非。杨开慧倒在了书写人生理想的山坡上。

当晚,杨开慧的家人将她的遗体运回板仓收敛,安葬在青松环绕的棉花坡上。杨开慧死后,国民党抵不住外界的压力,将孙嫂和毛岸英释放了。

1930年12月30日,杨开慧牺牲一个多月后,毛泽东在龙岗打了一个史无前例的大胜仗,毛泽东率领工农红军一方面全歼国民党十八师,活捉敌师长。

毛泽东和他的将士们还沉浸在龙岗战斗的胜利喜悦中,因为这场战斗标志着红军第二次反围剿的胜利,也是毛泽东由低谷走向高处的一次胜利。

战斗结束后,毛泽东带着队伍走在赣南的一个小镇上,他从敌人的一张报纸上得知“共产党匪首毛泽东之妻杨开慧在长沙被处决”。

毛泽东顿感天旋地转,大脑一片空白,脸苍白的好像得了一场大病,吓得身边警卫员赶紧扶住他,另一个警卫员跑去通知红军总司令朱德。

朱德赶到毛泽东跟前,接过报纸一看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朱德也刚刚失去了妻子,他的妻子伍若兰也是被国民党抓捕杀害的。此时,他能理解毛泽东悲痛的心情,他什么话也没说,重重地拍了拍毛泽东的肩。

当毛泽东证实了杨开慧死讯后,常常吃不下饭,夜夜失眠。特别是知道杨开慧是为他而死的,毛泽东内心除了痛苦,还有自责与内疚。他和贺子珍结婚时,杨开慧还在人世,而且是在他们生活在一起两年后,杨开慧才壮烈牺牲的。毛泽东和杨开慧生有孩子,就等于是他的发妻,再加上这三年里他除了写一封信外,再没有和杨开慧取得上联系。虽然,在重返红四军后他曾急切地想找到杨开慧母子,曾给在上海的李立三写过信,想找到上海的毛泽民,再通过他联络上杨开慧。

但这一切现在看来为时已晚。正如古人所说,失去方知珍贵。

毛泽东给杨开慧的堂弟杨开明写了一封信。写这封信是想告诉杨家,他对杨开慧的死表示无限的怀念和追思,信中说“开慧之死百身莫赎”并在一张白纸上写上杨开慧碑文:毛母杨开慧墓 (男)岸英,岸青、岸龙,民国十九年冬立。

同时毛泽东还将手里积攒的一些大洋交给有关人员,请他们送到板仓杨开慧的亲属家里,作为立碑的费用。

杨开明也是受毛泽东和杨开慧的影响,在1925年曾经跟他们去农民讲习所学习,1926年入党,大革命失败后他任湖北省省委委员、省委秘书长,多次被派到井冈山和湘赣边界特委了解情况参加领导了井冈山的斗争。他对毛泽东在井冈山已与贺子珍组成家庭一事是非常清楚的,但他不能告诉他的堂姐杨开慧,因为他也非常了解他的堂姐一直深爱着毛泽东,如果告诉了,杨开慧不知会怎么样呢?杨开慧也因为堂弟能到井冈山,曾经写过一封信,想请他转交毛泽东,可是杨开明1929年初到红五军任政治部主任就再没回长沙。杨开慧写给她堂弟的这封信和她的日记一起藏在墙缝里,直到1982年才被人们发现。此时毛泽东也已经作古六年,生前也未能看见杨开慧写的最后一封信。

其实杨开慧在那封写给堂弟的信里已经做好了死的准备,她将这封信定为一个遗嘱一样的信,信写到最后她已经有了死亡的预感“我总觉得我的颈项上好像自死神那里飞来一根毒蛇般的绳索把我缠着,所以不能不早做预备!”

这封信是1929年3月写的,1930年11月就被杀害。杨开慧这段时间里,如果不是看了她遗留的日记和信件,没人能知道她是怀着怎样心情度过了那段希望与绝望交替,生不如死的日子的。

也许杨开慧活着,毛泽东还不会涌上这么深厚的思念,可是一死他再也看不见杨开慧,他的内心就像捅破了一个大口子,备受折磨。

解放后,毛泽东的一首《蝶恋花·答李淑一》就能看出毛泽东对杨开慧的赞美和痛惜,这种思妻之情毫不掩饰的流露出来。

杨开慧虽然死了,但她永远活在毛泽东的心中。

根据毛岸青和邵华的回忆,有一次他们把父亲怀念母亲的《蝶恋花·答李淑一》写给他们做纪念,毛泽东没说什么,只是走到桌前一边慢慢地黏着毛笔,一边在思索,很久很久,毛泽东才缓缓地在纸上提笔写下了这首词的前四个字“我思杨花……”当时毛岸青和邵华以为父亲写错了,忍不住提醒说:“爸爸不是骄阳吗?”毛泽东停下笔,直起腰在思索是不是他写错了。岸青和邵华以为父亲要重写,赶忙递上一张空白的宣纸,毛泽东没有接,而是摇摇手说:“称杨花也很贴切嘛。”说完毛泽东一气呵成写完了这首词,然后郑重的交给儿子和儿媳,让他们收藏。在毛泽东眼里,杨开慧就像一朵盛开的鲜花,永远绽放在他的心灵深处。

在毛泽东的情感世界里,杨开慧是没人能替代的,尽管后来他与贺子珍,与江青都生育了孩子,但初婚(以前的罗氏毛泽东一直不承认)对于一个人一生只有一次。直到毛泽东去世,杨开慧的位置都没能被取代。1962年11月杨开慧的母亲去世,毛泽东再次给杨开慧哥哥杨开智写了信,信中特别强调:葬仪可以与杨开慧同志,我的亲爱的夫人同穴。

此时毛泽东已是六十九岁的老人,而且身为国家最高领导人,“我的亲爱的夫人”用如此语言描绘他的夫人,可见他对杨开慧的无限深情。

杨开慧要是知道她深爱的丈夫也如此的深爱着她,她应当含笑九泉了。

标签: 杨开慧
大家都在看
我要说一说
社会万象 国际快讯 人间冷暖 奇闻轶事